顾独秀同学

酷爱胁差组,可怕的杂食党
物吉厨呦!
坚持扩列ing3399165974
语c的话主皮物吉副皮浦岛
一直想找一个龟甲哥
却还是万年单身

语c皮解 物吉贞宗

#跟风写皮解

#当然是物吉啦!

一直很雷那些说物吉是傻白甜的人,在我心目中的物吉贞宗,是绝对和这三个字扯不上关系的。


我的物吉是一个成长中的少年,不会装模作样的腹黑,也不会有不谙世事的单纯。像是之前曾经在一个群里一个大佬说过的那样,物吉就像是一个豆沙包,切开的确有,但是是甜的。我喜欢这个形容,我的物吉不是一览无遗的单纯,他切开来不是纯白,但是也不是黑暗,他是甜的,也有那种能让人感觉很是可靠的安全感。

物吉的极化书信和他的真剑台词,总会有一点让人看不透的地方。或许是因为我太喜欢这个角色了,我有些容不得他有半点的不好,可还是不得不说,物吉的身上有那么一点点的德川家康的那种执着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固执的感觉。

其实呀,物吉给人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喜欢帮忙,喜欢笑,相信自己能带来幸运。
物吉的确是个热心的微笑天使,他爱笑,他自信,他暖,但他绝对不是个只会撒娇的男孩子,他给人的安全感让人不得不觉得他是那么的可靠,他不是个软弱的人,他是一个介意男人和男孩之间的存在,可靠而且可爱。

因为物吉,我才去好好的认真的看了日本的战国史。曾经见过有些对德川家康抱有很大意见的同体,德川家康对物吉来说应该算是个非常重要的主人了,他赐予物吉姓名,让是把无铭刀的物吉贞宗能成为今天那个能带来幸运的物吉贞宗,在结合着财运组的回想来看。所以在看待历史方面,我的物吉是一个会站在德川军(不是家康公!!!)的立场上来看的刃,他不会对德川家康的所作为有着太多的不认可,如同他回想中的那一句“如果不自私的话,那么人就不会活那么久”,他对待过去的那些事情看得很开,更不会像很多同人文里写的“对于德川家康的所作所为以及鲶尾他们充满了愧疚”那种心态,也不会盲目的认为德川家康的一切都是对的。

物吉不是个张口闭口幸运的傻白甜小孩儿,他能带给人的是安全感,能让人放心的去信任他,就像是他的名字,物吉贞宗,让人信任让人放心,让人感到安全。

以上仅仅个人看法,欢迎反驳。

by 顾梓凡

【龟物】沫酒(6)

#欢迎来到很久没更新打算开始恢复更新的宣传手册

#轻微鲶骨鲶向

#是关于大阪城的,还有那啥有点虐

#暗堕物吉不存在于回忆杀

#对没错这就是那个历史向纯胡扯的回忆杀


————————————————————




公元1615年5月

德川军驻处

“这两天主公大人看起来很高兴呢,仗快要打赢了吧。”物吉倒了杯茶坐在龟甲身边。彼时的他,还并未有之后的变化,保留着最开始的样子。


“看这个样子的确是的呢,大概这几天就要变天了吧……”龟甲揉了揉他的头发,嘴角漏出一抹自信的浅笑。


“哥哥认为家康公一定会赢吗?”


“不管怎么说,相信自己的主人总是好的。况且,不是有物吉你在吗?能带来幸运与胜利的刀,在最后也会带来胜利,不是吗?”


“嗯,不管怎么样,还是祈祷家康公会胜利吧!毕竟,那是我和哥哥的主公呢。”物吉将手里的茶一饮而尽。“一起祈祷吧,哥哥。”


……

5月6日,真田军天王寺一带,分队绕道德川军旗本部队准备进攻。

5月7日,大阪城夏之阵最终战打响,一代名将真田幸村身首异处。

5月8日,丰臣秀赖母子自杀,那天命丧刀下的亡魂多达上万。古城与一个时代的诸多传奇终结在烈焰中。

……

五月八日夜


城外,德川军大摆庆功宴。


笑声,夸赞声,歌舞妓的乐声,酒杯碰撞的声音等等不绝人耳。


“这就是...主公大人追求的胜利吗?”看着大阪城的烈焰,物吉无力的跌倒在地。“这种胜利...算什么幸运啊!”

丰臣氏有关的上万人命丧刀下,鲜血染红了一方土地。抬头看天,浓烟滚滚,城里没有逃出去的人的惨叫声,丰臣秀赖的幼子最后茫然的哭声,大野治长绝望的请求……浓烟熏的让物吉贞宗有些流泪的冲动,到最后却再也止不住。

混乱之中,物吉贞宗听到了一声很清晰的求救声。那声音不像是人类的,能在这么混乱的时候穿出来的,到像是和他一样的刀剑所发出的。

“我要进去...我要进去......”物吉突然站了起来,想要进入火海中。却被一个人死死的拽住了胳膊。


“物吉...至少我们的主公还是胜利了啊,别这样......”龟甲将物吉紧紧的搂在怀里安抚着。


“松手...松手....我求求你快松手啊!”物吉死命的挣扎着,最终还是挣脱出了龟甲的怀抱,跌跌撞撞的跑进了火海。


火已经烧毁了一大半的天守阁,很快就要被烧完了,标志着一代繁荣的天守阁最终将在烈焰中与他曾经的拥有者一起长眠于历史的漩涡中。

“这里还有没有人!”物吉站在快被吞噬殆尽的天守阁前大喊着。

“在这里!这里!”刚才在城外的的那个声音再一次回应了他,一个绑着低马尾的黑发少年在快要坍塌的天守阁里向他挥挥手。在他面前有一根落下来的横木,烈焰在上面灼烧着。堵死了他出去的路。

物吉贞宗想他应该也是刀剑了,在他身边还有一把薙刀,上面有着俱利伽罗龙的刀纹,是一振看起来很是漂亮的刀。


“求你把我兄弟带出去,他叫骨喰藤四郎...很厉害的...求求你,救救他。”黑发的少年趴在废墟中,脸上满是尘土,看起来有些狼狈。他把那振薙刀从缝隙里递了出去,“拜托了!”

“那你怎么办?”物吉接过了那振快有他高的薙刀,直直的看着他。

“不用管我,把骨喰带出去就好了!这样,你把他扔到护城河里,这样就不会被烧毁啦!”看见物吉接过了那把刀, 黑发的少年很开心冲物吉笑了笑,那笑容是毫无杂质,很纯粹的笑,像是绝境中看到了希望的一样,却不曾知道这所谓的希望,就是将他逼入绝境的恶魔。

“物吉,快点走,这里很危险。”龟甲匆匆的赶过来,拽着物吉就要走。

“可是...可是.....”物吉抱着那振薙刀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黑发的少年。

“不用管我啦,带着兄弟走就够了!”黑发少年无所谓的冲他们挥挥手。

龟甲带着物吉走了几步,物吉突然想到什么,回过头,冲着天守阁大喊。

“对了,我叫物吉贞宗,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啊,我是......”黑发少年未说完的话被突然坍塌的天守阁打断,最终被烈焰吞噬,再无痕迹。

......


元和元年,公元1615年5月8日,大阪城陷落,丰臣氏灭亡,天下最终一统。一期一振,鲶尾藤四郎等名刀烧身,骨喰藤四郎奇迹无伤,并被人发现在护城河中,之后被送往德川家。


......


德川军庆功宴的酒席上

“物吉...这就是战争啊,残酷而又壮烈,你为家康公带来了幸运,可对于相反的一方来说就是不幸啊。”龟甲揉了揉物吉的头发。

“人类...真是自私啊……”物吉拿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烈酒穿肠过。“我已经看开了,我们身为刀剑,唯一重要的就是永远忠诚于主人,这才是刀剑该做的,对吧?”

“物吉...其实你说的也没有错,即使再不认同又有什么用呢?毕竟,他们是我们的主人啊。”龟甲长叹了一口气,抬头,一片黑夜中,无半处星光。

“是连星星和月亮都不忍了吗?”他喃喃道,回头看刚在坐在身边喝酒的人已经昏睡过去了,他伸手将他抱在了怀里。“如果失败的那一方是我们,我想我的选择,会和他一样......”他伸手捏了捏物吉的脸。

“已经结束了啊……”

















吾辈乃当年欧洲最强的雇佣兵是也。

2017最后一张图,第一次画厚涂,感觉毁掉了小南极

【龟物】沫酒(5)

#OOC属于某凑不要脸邪教教主


#暗堕物吉慎入


#请欣赏以下邪教宣传手册


#因为沉迷学习所以拖更说的理直气壮

——————————————————————————————



深秋

上弦月



樱花树下摆着几张铺着碎花桌布的桌子,旁边围着坐了漫漫一圈的人。




“今天是我们本丸成立一周年的纪念日哦,所以要庆祝庆祝呢。我啊,今天给大家带来了一些现世里的食物,像是一些点心酒啊之类的,不过我话说在前面,酒的话小短刀们可不许喝呦。”



正在说话的是这里的审神者阮生,他的话音刚落,便引来了一众小短裤的抗议。



“要是算起年龄来我们要比审神者大人年纪还要大呢!”


“就是就是,不同意不同意坚决不同意!”


“审神者大人也不可以喝酒!”


“不可以!不可以!”


                     ......

阮生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那一堆抗议的小短裤,内心满是凄凉。





“快尝尝这个,觉得好吃吗?”


 

龟甲从一个小碟子里拿出一个做工精致的点心给了物吉。因为阮生是汉族人,所以带来的点心都是很正宗的中国味道。



“听审神者大人说这种糕点叫做定胜糕。是一种和物吉一样可以带来胜利的食物呢,”



“的确是很好吃,不过...这个也可以带来胜利吗?”



物吉拿着手中咬了一口的糕点在月光下看了看,粉红色的糕点上撒了几朵小小的桂花,上面有着“定胜”两个汉字,看起来的确是漂亮无比。




“当然没有物吉那么厉害,逢战必胜,这个只不过是个寓意而已啦。对了,你要和胁差组的伙伴认识认识吗,他们都在那边呦。”




龟甲笑着揉了揉物吉的头发,骨节分明的手指指向一边乱作一团的大家,有意无意的转移了话题。他有些担心物吉又因为提到了“胜利”“幸运”一类的词语开始想多,在这一段时间里他都是很小心的没有提到这些关键词,可今天却一不小心又说出了口,真是...有些担心啊。




不过物吉的心情显然没有因为这个受到什么影响,他顺着龟甲指去的方向望去,几个和他身高差不多的少年模样的胁差们正在乱作一团,不知道是不是距离有些远所以没看清楚,还是其他的原因,物吉感觉那个黑色头发扎着低马尾的少年看起来分外眼熟。大概是看错了吧。



“算了,我还是别去了,免得在给别人添麻烦。”


物吉说的很是云淡风轻。话音刚落,右手拿起在桌子上摆着的一杯没有人拿的酒,不知深浅的猛灌了一口。



酒液滑过喉咙,说不出来的刺痛感觉,浓郁的酒精的味道在口腔传播开来,迅速的盖过了刚才定胜糕的桂花香味。



“物吉,不可以喝酒呦明明刚才审神者大人说过你们不可以喝酒的,不听话的孩子是会受惩罚的。”龟甲果断眼疾手快的拿走了他手中的酒杯。



“可我是胁差啊,他刚才说的是短刀啊。”物吉有些委屈的辩解道。



“胁差也不可以,酒喝多了对你的身体不好。”


龟甲推了推眼镜,冲着物吉笑了笑,伸手捏了下他有些发红的脸。



“如果渴了的话,我去给你倒些果汁怎么样?”



“那,谢谢哥哥啦。”



刚刚那酒让物吉的脸上有些发烧,酒精的味道久久散不开,这种感觉依稀有些熟悉。晃了晃头,夜间的微风和月光照在脸上,让物吉清醒了不少。



又过了好一会,看见自家哥哥迟迟未归,物吉便离了坐,打算去找找他。



“你好啊!”


突然间一个人影窜了出来,物吉条件反射的向后退了一步



“我叫鲶尾藤四郎,这个是我的兄弟骨喰藤四郎。”


是刚才那个让物吉有些眼熟的黑发低马尾少年,他身边站着一个银色头发的少年。轻微的酒意让物吉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他的确不是第一次喝酒了,那个叫鲶尾的少年的确是位很久不见的故人了。




“是你啊,好久不见了。我是物吉贞宗,还记得我吗?”




上一次见面还是在家康公那里的时候,那次发生的事还真是让人不想要再回忆啊......



“欬?是故人吗,抱歉...因为曾经被烧毁,所以我的记忆有些残缺,所以......”



“不记得也好,那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对了,你们有看到龟甲先生吗?”



“这样啊,刚刚有在主公那里看见他,可能在和主公大人谈一些事情吧。”



物吉本想去继续找龟甲,但想想还是继续等他回来更好一些,于是告别了曾在大阪城有过几面之缘的骨喰和鲶尾,回到了先前的座位上。



酒杯还摆在刚才龟甲的座位前,月亮倒映在那酒液的上面,晶莹剔透。鬼使神差的,物吉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烈酒入喉,往事化沫

怪不得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喝酒呢。



上一次喝下这酒的时候,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了吧。也是在那一次,遇见的鲶尾吧。物吉的头有些昏沉沉的,趴在桌子上,意识有些涣散。



朦胧间,好像是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物吉顺势蹭了蹭,熟悉的白菊的香味充斥整个鼻腔。


“这是喝醉了?还是...”


他听见一个熟悉的嗓音。


那一次,好想也是这样的啊。

-------------------------------------------

'下一次更新就是回忆杀啦,小小喊一声黑向预警,因该能从这篇文里看出来,下次的回忆杀是有关于大阪城烧毁一类一类的,刚开始写这个文的时候就是打算回忆杀那啥一点的[所以那啥是个啥],因为好久没有更新了,所以和一开始想的大纲又改了些不少,可能后面的发展会有点诡异哈。

还有一件事情,当然不会弃坑的大家放心啦

龟物骨科真真真的是我心头大爱啊

 


私设的自己家切刃贞宗,屯一下图

物吉小天使带队,第三层一发入魂吼吼吼

在同学家开着电脑一边肝游戏一边查分

物吉亲儿子就这样给我带来惊喜

身边的同学都问我是不是能考年级第一了那么激动


【语c自戏暗堕向】物吉贞宗

#望大佬轻喷
#脑洞大概来自于沫酒的暗堕物吉如果没有被捡回去
============

“您在等我对吗?”

 

走过去拍拍短发女孩的肩膀,浅金色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

“虽然之前没有见过你,不过您的样子还真是万分的熟悉呢。”

 

面前女孩的脸与记忆中的脸重合起来,一样的栗色短发还有一样的明媚笑容。嘴角牵出一抹笑容,多久没有见到过人类了,自从她离开了以后,好像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了吧。

 

“您愿意成为我的下一个·主人吗?我想我会给您带来您想要的东西的,包括所有人都在不断追求的幸运与胜利。”

看见她轻轻点头应允,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浓,将手背在身后,好不让她看见手上那刺目的骨刺。

第一次见到她时也是这样的对吧,只是后来...

乖巧的走到她的身边,嘴唇慢慢的靠近他的耳朵。

“您也心动了吗?为了自己的自私所产生的幸运。那么,就让我来解决掉你那不太干净的小心思吧。”

 

胁差自腰间抽出,白刃见血,刚刚还是脸颊微红的少女现在却倒在血泊中,满脸的不可置信,痛苦的呻吟着。

“最讨厌你们这些人了,自私自利而又满嘴的谎言。”

蹲下去与她对视着,看着她从痛苦的呻吟到了无声息。

如今这般的自己怕是比自私而又残忍的人类更加的可怕吧,脸边的那缕橙色碎发被风吹的有些乱,伸出有着细小而触目的骨刺的右手拢了一下。

“就这样与您永别吧,希望在另个世界,您能遇到真的幸运。”

眼角好像是有泪划过,抬手擦干,却又是笑颜如初毫无痕迹。

[龟物]沫酒(四)

#OOC属于某位邪教教主


#历史真实性=0


#欢迎您观赏一下邪教宣传手册



==================================


天正十九年



那年是物吉第一次见到龟甲。



“家康公是最厉害的武士,相信哥哥也会被家康公赏识的!”



少年眉眼里的欣喜浓到化不开,浅金色的短发被风轻轻吹起。牵着龟甲的手就向前面奔跑着,人类看不见还未获得实体的他们,可物吉还是忍不住拉着第一次见面的哥哥去看他们未来将共同侍奉着的主人。


那时的德川家康还臣服于丰臣秀吉,刚刚到这个未来会发生很多故事的江户城,时光荏苒的未来会有很多的无量悲欢,只是现在的人却不知以后的事件千变。




层层的帷帐被拉开,室内的烛火被风吹的晃动着,男人的脸上晦暗不明。



随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几个男人,皆是熟悉的面孔。物吉想着大概就是书里面所说所谓之可以信任的‘亲信’了。身为刀剑,对主人而言也是可以全部信任的亲信吧,这种被信任的感觉真好呢。物吉一边想着一边偏过头去看龟甲的神情。



明明人类是看不见他们的,可龟甲还是面向德川家康,行了个最高级的礼。


“龟甲贞宗,参上。”


龟甲抬着头看着自己现在的主公,看起来已经有四五十的年纪了,壮硕的身材上已经有了一些不容易被看见的衰老之态。


突然感觉好像是有人在看着自己,顺着视线望去,与物吉金黄色的双眸对视着。



“那么,弟弟以后也要多多关照了。”



停下了对往事的回忆,风吹的有点凉,龟甲将身上的外衣披在了物吉身上。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物吉又睡着了。鼻尖轻轻的起伏着,龟甲忍不住用手戳了戳自家弟弟那白皙可爱的脸。

像是感觉到了一样,物吉向龟甲怀里又蹭了蹭,虽然骨刺的刺痛感觉依然是存在着的,但龟甲还是将他抱起,走回了部屋。



自从来了这里,物吉的身子好了不少。只是和其他人相比,嗜睡了不少,明明睡觉的时间也不少,可还是像个睡不够的小猫一样。


龟甲忍不住亲了熟睡中的物吉的脸颊,凉凉的带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感觉。只当是兄弟间的关怀吧,龟甲的嘴角挂上了几分笑意,像极了初见时物吉眉眼间化不开来的欣喜。




傍晚时分,太阳快要落下了。


审神者敲开了贞宗家的部屋,审神者名字叫阮生,是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人,祖宗八辈子积德才能被政府选中成为审神者,和物吉先前的主人比起来灵力要弱的多得多。



阮生告诉龟甲,最近的确听到有一位大审神者说丢失了刀剑,但具体是不是那把物吉他也是不太清楚,政府现在很在意这件事,于是取消了对所有无主刀剑灵力的加持。



阮生顿了顿,看着龟甲的眼睛,


“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的了。你可能也应该发现了,物吉他很是嗜睡对吧,刀剑的实体和意识全部依赖政府和审神者,离开了赋予他实体的审神者,只怕是......”


“是什么?消失吗?”


一向冷静的龟甲突然按住了阮生的肩膀,又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把手伸了回去。等待着他的下文。



“只是拍你接受不了才会犹豫是否要告诉你,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找到他先前的主人,签订转让协议,只是这暗堕的刀剑,政府那里可能会比较麻烦。”


“所以说还是有希望的对吧。”



“嗯,只是时间不长了,我的灵力可以暂时维持一段时间,但毕竟和自己的审神者所给予的灵力不一样,所以要争取早日签订转化协约呢。”


阮生安慰的拍拍他肩膀



“对了,后天是本丸创建一周年的纪念日,别忘了叫上物吉一起庆祝呢。放心啦,我一定会尽全力的帮忙的,毕竟是贞宗家的孩子呢。”


阮生说话是眼角微微上扬着,像极了一只占了便宜的小狐狸。


“不违主愿,一定按时到达。”


虽然尽可能的使自己的语气变得平静一些,可内心的情绪确是一览无遗的写在了脸上。


只愿你能平安吉祥。

 


【龟物】沫酒(3)

#惊天地与泣鬼神的ooc

#惊天地与泣鬼神的邪教

#惊天地与泣鬼神的都是历史老师的锅

#惊天地与泣鬼神的暗堕向

#惊天地与泣鬼神的感觉没人敢看的样子
————————————————————

“你是说,这些伤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你之前的审神者干的?”

如菊的男子轻轻皱了皱眉毛,坐在他身边的少年有些别扭的拨开男子想要拉开他的领口查看伤势的手。

龟甲把物吉捡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物吉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只是有些地方因为没有及时处理,留下了一道道永久性的疤痕,在少年姣好皮肤的衬托下,有些触目惊心。

“因为我没有如她所愿的带来幸运,所以她的失望才会用这种行为来发泄,这…可能也算是我的失职吧?”

物吉垂下了头,看着刚被风刮落到地上的落叶,想的有些出神。

“不,不是这样的啊物吉…”

龟甲揉了揉他的头发,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的没有避开他耳后的骨刺,任由骨刺在手上留下一道红印。

“身为刀剑,能否更好的守护主人和取得胜利才是最重要的,能否带来幸运只是人们强加于我们身上的一种寄托而已。”

“可是…”
物吉开口想要反驳,却发现他的话并没有丝毫的留给自己反驳的漏洞。

身为刀剑,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当年家康公称你为物吉,也是因为你可以带来胜利,并不是那虚无缥缈的运气,所以失职这样的词语是很不对嗯呢~”

看着物吉似懂非懂的眼神,有些宠溺的把他抱在怀里,物吉也顺势坐在了他的腿上。

“不过,我还是很相信物吉是个会带来幸运的孩子呢。就算你之前的主人对你有过这样那样的不好,从现在起,我再也不会让你收到那样的伤害了,相信我好吗?”

“可是我…”物吉本想再说些什么的,可看着哥哥脸上那真挚的表情还是忍住了。

如果所有的承诺都可以实现的话,那么这世界上会少了多少名垂千古的悲剧……

当年在德川家的那个朝气的少年如今却是这的般模样,如果家康公知道了,可能也会很失望吧。物吉低着头,在一次出了神。

落叶被风吹起,飘去远方

那时物吉还在德川家康的身边,龟甲那时也在。

那时的物吉和如今的确实是相差甚远,白衣如雪,浅金色的头发随风飘动。

“是兄长大人啊,我叫物吉贞宗,还请多多关照。”

少年笑容可爱,宛若从未被尘世所染。

“兄长也要多笑笑呐,这样就会更加幸运啦!物吉,为兄长大人的幸运而祈祷!”

 ————————————————————————————
真的是……超短小的一次更新啊

小小的良心发现承诺下次绝对不那么短了